风雨袭古城

昨天,天未亮,就听见风呼呼地刮着,一阵一阵的。天蒙蒙亮,想起了噼噼啪啪的声音,像风吹树叶,又像雨声。直到雨点密集地敲打着窗玻璃,才确认是下雨了,真是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。这是大理古城新年下的第一场雨,它在连续几日的晴天后突如其来,一点儿预兆也没有——头晚的夜空还是那么晴朗,星星点点,皓月当空。我还对着那轮闪着银光的圆月感叹:明天定是一个大晴天。看来大理的天气真是让人捉摸不定,像一个多情的少女

大理古城雨中日出图片

打着雨伞站在楼顶的平台上,听冬雨噼噼啪啪的声音。深呼吸,空气清清凉凉的,一点异味都没有,干净极了。抬眼望去,大理古城呈现两重天。苍山这边是乌云翻滚,气势汹汹的。洱海上空是蓝天白云,对风雨无动于衷,也正因如此,我才幸运地看到了雨中日出时的灿烂金光。

雨没下多久就停了,风还在吹着,只是温柔了许多。云还是那么厚重,像灰黑色的泡沫吞没了山顶,还不断地从山后溢出。看来这山雨(从山上飘过来的)还会再来。趁着这个空隙,我赶紧出门买菜。客栈门口又点起了两根玫红色的大香,这才恍然大悟——原来又到农历十五了(当地居民每逢农历初一和十五有在门口点香祈福的习俗),难怪昨晚的月亮变圆了。

大理古城的月亮图片

穿过玉洱公园时,看到腊梅被风雨吹落了一地,娇艳的山茶花瓣也躺在地上,沾满泥土的落花显得楚楚可怜。树叶在风中颤抖,发出沙沙的低音,竹枝让风搅动得乱撞,敲出咣咣的高音,它们像是一个不称职的乐队在瞎折腾。开了快一个月的冬樱花,借着风雨,以一场粉红的“花瓣雨”完美谢幕。多情的落花让无情的流水为它们送行,也将最后的倩影留在了灰黑的石板和露出水面的石头上,让冷落在一旁的柳叶羡慕、嫉妒、狠,在地上打滚。

风没有把乌云吹过洱海,反倒把试图遮住月亮的白云吹散了,才挡住一会儿,又被赶到一边去。本以为这个十五的月亮不会现身,结果相比前日,它反而更大、更亮,由银白变成了亮黄,像极了点燃的香火,风越吹,它越旺。可以想象,这晚的洱海月是怎样的闪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