徒步到才村码头

2015年1月3日是个大晴天,今天的目标是从大理古城徒步至才村码头。吃过早饭后,我和老公背着准备好的午饭、水和一些零食,以及晴天必备的遮阳帽、太阳镜,还有两个帆布吊床出发了。头上是晴空万里,偶有薄云从苍山飘过。阳光畅通无阻,把四周照得透亮,有些刺眼。风被太阳烤暖后轻柔地拂过面庞,偷偷钻进脖子里的也没有了凉意。从叶榆路走到古城北面的中和路,顺着中和溪向东走,穿过大丽线,便是一条重新修整好的笔直的柏油马路,直通才村码头

走了没多久,可见简陋的水泥桥跨过中和溪,对面就是一条与柏油路平行的土路。走在这条枯草铺垫的路上,脚掌不那么受罪,还不用吸太多的汽车尾气(中间需折返至柏油路后再到前面过桥,否则就要‘撞南墙’了)。小溪里没有多少水,石子、砖块、水藻、野草混居在一起,显得杂乱不堪,没什么可看的。溪边绿化带上长满了云南迎春花,它们好久没被打理了,张牙舞爪的,甚至霸道地抢占了蔷薇的地盘,让粉红的蔷薇花点缀它们的枝条。偶见急于报春的黄色小花开放,在风中炫耀着自己的衣裙。相比之下,玉洱公园绿篱中的迎春花就显得可怜多了,枝条被修剪得残缺不全不说,冒着寒风开出几朵小花,又被妖艳的山茶抢尽了风头,只能躲在角落瑟瑟发抖。

大理才村码头图片1

小溪的南面有一片苗圃,里面种着落叶的、常绿的、赏花的、观叶的大小乔木,为这条小路遮风蔽日。依稀可见木兰、樱花正在那园子里盛开,还有一些不舍得落下的黄的、红的树叶,给单调的林子上了点儿色彩。一阵清风送来淡淡香气,不是花香,但很熟悉。转头望去,右前方有一大片莴笋地,是它们被太阳烤出了茎叶上的“奶香”。继续前行不久,又是一阵幽香,这回是花香,是蚕豆花的味道,穿过一簇簇绿叶发散而来。它的香本没那么浓,是公路两边成片成片的蚕豆花海浓缩了这些味道。

突然,东北方的田野上空出现了一只大鸟,像是在捕食。它悬停在半空,扑扇了好一会儿翅膀,然后猛地向田里俯冲,很快又回到空中盘旋,往复几次后,不知是否有所收获?只见它扇翅上冲,再展翅滑翔,渐渐远去。因为距离的关系,看不清是什么鸟或者鹰。

不知不觉,我们已经接近才村码头,入口附近的客栈装修得蛮有特色,是拍照留影的好背景。2路公交车站就在码头大门外南边一路口处,如果脚力实在不好,可坐车回去。但我们今天做好了徒步的准备——中午吃饱喝足后,在吊床上稍加休息,肯定有力气走回去。

大理才村码头图片2

进入大门后,左前方有条通向小码头的小路,沿着它向北走,不仅可欣赏湖边装修风格独特的几家客栈,还可以到探入洱海的湖中小亭里远眺,看朦胧的玉案山倒影,看湖面上的波光粼粼,看悠闲自得的野鸭畅游,看渔民收网捕获的雪白银鱼,看载着情侣的小船在湖中荡漾。肚子饿了,还可以坐在湖边的石凳上啃着面包、嚼着烤鸭、咬着苹果、嗑着瓜子······观湖光山色(我们就是这么干的)。当然,别忘了把微笑留下,把垃圾带走。累了,找到一处长着大树的草地,拴上吊床,把自己兜在里面摇一摇,打个盹儿,恢复一下体力。下午2点半后,才慢悠悠地从吊床上下来,准备返回古城。

天还是那么蓝,返程路上的阳光烤出了身上的汗,好在有风,否则我身边的男士就要光着膀子走了。迎面而来的一对对情侣,一个个骑行者,三五成群的驴友正兴致勃勃地赶往才村码头,去享受他们的半日悠闲。我们一路走着、聊着,路程就显得短了。不觉中错过了水泥桥,看见杂草中似乎有路,存着侥幸,继续前行。后来才知无路可走,那“路”是被前面那些“误入歧途”的人踩出来的。一些狡猾的野草种子趁我们不备,用两、三根细小的小刺毛挂在衣服上,想借此,将它们的后代传播到更多、更远的地方。我们清理了好一阵,才把这些缠人的家伙揪下来。但它们的目的也达到了。

回到客栈,略感疲劳,扑在床上,又小睡了一会儿。看来,体力还是欠佳,唯有吃好喝好,多加练习,下次徒步到更远的目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