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理古城平安夜噴雪狂欢节

临近平安夜的这两天,大家都在谈论噴雪狂欢节的事,我们初到这里,也很好奇。经了解,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发起的,反正到了平安夜,古城里会热闹非凡,尤其是洋人街和人民路。到时,手持噴雪罐子的人随处可见,他们会互相喷,也会向行人喷,通过这种方式来庆祝这个西洋人的节日。听了几个有此经历的邻居的“忠告”,我们准备“全副武装”地去感受一下

2014年12月24日傍晚,我和老公吃完烤面包和蔬菜汤,收拾好餐具,开始带上装备:冲锋衣、雨衣、口罩、太阳眼镜、毛线帽子和手套,还有一个装满净水的小喷壶,用于清洗意外进入眼睛的化学品(可以握在手心的那种,以免被误认为是噴雪罐,而遭到更猛烈地攻击)。由于我们是第一次去,不知道大家疯狂的尺度,所以不敢轻易挑战那些经验老道的噴雪高手们,也就没有准备噴雪罐,只想去感受一下,希望他们温柔地喷我们几下就好。

平安夜狂欢图片

19点后,我们出发了。太阳已经落山,天尚未黑,苍山顶上一弯下弦月发着微弱的亮光。我们顺着平等路向西步行,进入复兴路口的基督教堂,这里19点半后有平安夜联欢,我们找了两个最后排的位子坐下,方便随时退出,又不打扰其他人。听了三首诗班献唱的赞美诗后,已是晚八点多了,我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教堂。

刚出教堂,站在路口,就听到了热闹的声音,行人明显比往常多,很多人穿着一次性雨衣,也是有备而来。路边摆摊卖噴雪罐、带灯的牛角、用礼品包装纸扎的捧花(其实里面没有花)等节日用品的商贩大声吆喝着。小屁孩儿在地上喷着小“雪堆”玩儿,小姑娘对着天空喷洒,犹如雪花飘落,偶见几个小伙儿对着人群喷,散碎的泡沫落在身上,噴雪大战已经开始了?我们急忙戴上帽子、口罩和眼镜,怀着既欢乐又有点儿紧张的心情继续向南行进。

到了玉洱路口,放眼望去,灯火通明的复兴路步行街里,人头攒动,人声鼎沸、人山人海、“白雪”飞舞······原来里面才是噴雪狂欢的主场!交错的人流一直延伸到玉洱路的东西两端。这边满身泡沫的刚从里面“逃窜”出来,这边穿着干净衣服的仍毫无畏惧地往里挤,其中也包括我们,这就是欢乐的魅力。

商店门口和路的两边成排地站着人,有的忙着做生意;有的在看热闹;有的对着过往行人乱喷;有的藏在人群中偷袭;有的被一群人围攻;有的则集体“火拼”······尖叫声、求饶声、欢笑声······不绝于耳。不管你拿没拿罐子,也不管你的装备是否齐全,只要走进来,就要做好被喷的准备,连你家的宠物狗也不例外。这里已经HI翻了天,这里正在狂欢!

我正洋洋得意于自己装备齐全,大摇大摆地走着,不知哪个偷袭者,专门看准了仅有的缝隙,用那种喷出来成一条线的噴雪罐,一招击中了我们的侧脸和眼镜,顿时啥也看不清了。我连忙找出小喷壶冲洗,擦得满手都是泡沫,终于露出点儿光,勉强看得见。帽子和衣服上也是大大小小的泡沫,而那些毫无准备的人就更惨了,头发、脖子、脸蛋儿,甚至嘴上、眼睛上都被糊上了泡沫。狼狈的我们不敢再向前行进了,心想:还没到洋人街可能就撞到树上了,于是移到靠溪水的路边开始撤退。虽然我们想尽量加快脚步,但地上湿粘地有些滑,而且挤在人群中也无法,还要继续被商店门口的人噴。好在他们温柔了很多——就是用喷在空中更像雪花的那种,泡沫小,不会一下把眼睛或嘴巴糊住。

我们终于离开这个“大战场”,顺着飘着白色泡沫雪的溪水向玉洱路东走,准备经由叶榆路向南到人民路看看。因为热闹还没凑够,不想就这么回去。

人民路今晚还有摆摊的,这里似乎没有噴雪狂欢。由于它直通复兴路,因此可见一群群的人正向主场方向走,其中还有几个气势汹汹地像是去“报仇的”。一些刚从那里撤出来的人还时不时地互喷,甚至对着无辜的摊主乱喷,嘻嘻哈哈的,一阵笑声飘过。有几个外国朋友顶着一头泡沫乐滋滋地说笑着,一看就知道挺享受这种狂欢方式的。本以为不会有人喷我们,却没料到突然遭到了几个小屁孩儿的偷袭,哈哈!临近复兴路,又见黑压压的人群,听到了熟悉的狂欢声,我们观望了片刻,还是没敢进去。想着:等明年带着游泳镜和面具来,看你往哪里喷!我这么一说,会不会被喷得更惨?

平安夜,祝大家快乐且平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