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新年登苍山祈福

公历新年,有的人看了一晚上的跨年晚会,正蒙头大睡;有的起了个大早看新年日出;有的忙着挣开年第一桶金;有的则在加班之后小酌一杯。逛街、吃大餐、串门聊天······用自己的方式迎接新年。也有些人并不重视元旦,他们认为农历新年,即春节才是过年,比如我的房东夫妇和他们8岁的儿子。对于我和老公而言,这个新年不一般。因为2014年年末我们搬到了大理这个新的环境,开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,梦想的小树苗将在这里继续茁壮成长。于是我们——

精心准备了岁末大餐

作为辞旧迎新的岁末“晚宴”,我们自制了一盘披萨作为主食,买了一瓶大理特产——青梅酒佐餐,再以水果拼盘、小点心结尾。虽然品种不多,但放在两个人的餐桌上,也算是丰盛有余。饭后到最喜欢的人民路步行街散了散步,凑了凑热闹。夜深后,安然入睡,梦中送走2014。回想过去的这一年,有喜怒哀乐的往事,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,起了一点小波澜,很快又平静下来。周围人的生活节奏比初到海口时快了很多,而我们仍然保持原有的状态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一直追求慢生活,也为了活得不那么“糙”而不断地迁移。深思熟虑之后,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,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大理古城。

看2015新年日出

2015年1月1日凌晨,多云。以我这段时间的观察,预计会有壮美的云海可看,而结果令我更加喜出望外。不知是上帝还是他差遣的天使在东南方的玉案山后点起了“篝火”,“浓烟滚滚”,一直延伸到苍山西北边的天空。随着日出的临近,“火”燃了起来,再一次把天烧红,“火花”如炫丽的焰火点缀在湛蓝的天空上。感谢天,装扮了这么一个红红火火、喜气洋洋的开年日出!

2015年元旦日出火烧云

登苍山祈福

来大理2个月了,还没有正式登过苍山,主要是因为没有找到上山的路。山下的村落有很多条小路通向苍山方向,但每一次顺着走上去后,要么被围墙或院墙阻隔,要么是收门票的索道入口,想免费进山,只能改道。房子从山脚向山腰延展,院墙也跟着围了上去,我们有点儿绝望——难道古城附近就没有免费登山道了吗?热心的房东听了我的抱怨,指给我一条当地人常走的路线——从桃溪谷生态园方向登,就是沿着崇圣三塔南面围墙边的路向上走,穿过三文笔村,顺路直达登山道。第一次,先去探了探路,没做什么准备。元旦前夕,我们商量决定:正式登苍山,祈福迎新年。

听几个有登山经验的人说,第一次不要登太高,循序渐进,而且要备点干粮。我们很听话,头天就买好了食材、备好了料。元旦一大早,看完日出后,他烤面包,我烤鸡翅,一阵忙活。吃完早餐,把干粮、苹果、核桃和两壶水、保鲜袋、垃圾袋等必备物品装进背包。装备好后,已是10点半了,老公催促着有点儿拖拉的我终于出门了。

2015年元旦登大理苍山

天空多云,阳光不烈,是个登山的好天气。从客栈到山脚,大约5公里的路,我们走得很轻松,因为每天都有几公里的徒步练习。山脚处,看到了彩虹,淋了新年第一场雨。雨虽小,却难得,因为如果不进山,待在古城是感受不到的。进山入口,为了防火,护林员拦下登记,这是义务,我们自然积极配合。左边和右边各有上下两条路,我们和另外三个来登山的甘肃游客选了右上方的小路(护林员推荐的免费登山道)。路口处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刻着“白雀寺由此处上山”。

终于可以登山啦!兴奋的我,有点儿得瑟,一路上摸摸这儿,看看哪里,嘴里还唠唠叨叨。没过多久,开始气喘吁吁,腿脚发酸,感受到爬山几百米比在平地上走几公里累得多,而且是欲速则不达。12点了,腿脚有点儿发软,肚子也饿,就在铺满松针的羊肠小道边席地而坐,大口嚼着随身携带的物质食粮,真香!填饱后,又来劲了,继续爬。这回老公聪明了,找了两根松枝做登山杖,挺有用的。一路上观观景、拍拍照,顺便感叹一下人生,展望展望未来,互相喂点儿心灵鸡汤,不知不觉,已经接近半山腰了。穿出林子,横在面前的就是房东说的盘山公路——玉带路。它宽且敞亮,只是比小路绕。我们不想再钻林子,过墓地,就沿着这条大路继续前进。到半山腰,感觉到体力不支,决定将最后一点力气留给下山的路。

我们各自在路的两边堆了一个小石堆作为第一次登山的纪念和记号,就开始下山。速度虽快,但脚趾头不舒服,因为力量都用在那里,而且石子路还容易崴脚,不敢走太快。我觉着不能就这么空手而归,一路上采摘了一捧野花,有鲜绿的蕨类、风干的小野菊、金黄穗子的茅草、干枯松枝上的松果、绛红叶子的粉团蓼和其它不知名的小野花。接近出口,老公被几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吸引住了,一阵狂拍,还粘了一裤脚的野草籽。

2015年元旦大理飞碟云

回程站在旷野,望苍山方向,看首次征服的高度,挺满意。希望新年平安度过,自己的工作收获和生活品质都能再上一个台阶。壮美的云海在天空中俯瞰着大地,盛开的樱花仰望着苍穹,我们在如诗如画的山水间,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,多好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