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大理古城郊外采摘马蹄莲

今天是2015年4月13日,蓝天白云,阳光明媚,空气清新凉爽。云南大理古城的这个白族小院里,金银花开满了藤,香气四溢。而昨日却是阴云密布,谷风习习,小雨飘零。清明之后的天气就是这样阴晴不定,像个多愁善感的少女。

清晨,房东夫妇从郊外晨练回来,告诉我那片马蹄莲盛开了一大片。我欣喜,决定早饭后前去采摘一捧。上次摘的那些已经萎蔫,正好也有此打算。今早,邵勇买了两个喜洲粑粑,我煮了小米粥,还炒了一小碟儿青椒鸡蛋。吃完这顿清香可口的营养早餐后,又喝了几口大枣、桂圆“养身茶”,稍歇片刻,便出发前往那片荒废了的花田,当然,没忘了带上小剪刀和保鲜袋。

白鹭图片

走出小院,右转后从北边出口上叶榆路,然后被眼前的一群类似白鹭的大鸟暂止了脚步。它们不知什么时候、从何而来?成群栖息在六十医院东门角落的树梢上,时而飞起,时而落下,虽不见“一行白鹭上青天”,但对于我而言,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场景。那白色的身影,给单调的绿叶增添了色彩,那翻飞的姿态,给静静的树林带来了生气。后来,听房东说,最近几年,或许是因为生态环境改善,这群白鸟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来此筑巢,繁殖后代。虽然这里成了它们的安乐窝,但却给附近的居民带来了一些烦恼。鸟儿们群居在此,每日排泄粪便,还丢弃着吃剩下的鱼虾残渣,随着气温的升高,散发出浓烈的臭味,着实令人生厌。

观鸟只是摘花途中的一个小插曲,还是言归正传吧。从这里到郊外的那片目的地不算远,相当于我去了一趟北门菜市场。沿着中和路向东走,再左拐至一条南北向的街道。这里虽与大丽线相隔不远,却安静得多,且浮尘也少。道路两旁没有可看的白族民居,倒是有一片煞风景的停建小区,即便是杂草丛生的荒野也美过它们。好在有樱花树上一颗颗红玛瑙般的小樱桃相伴,这一路也算是有景可看。

街道尽头是个丁字路口,从此以北就是古城的郊外,有苗圃、有田野、有荒地,那片花田就夹在其间。左拐没走多远,右侧出现了一条较宽的土路。我记得花田应该在这几块荒地之中,于是将视线从西扫向东,很快便发现了那片毛竹林。其实也就是几笼竹子杂乱无章地占领了一块地盘,在荒地间显得格外醒目,作为路标,姑且称其为竹林罢了。远远望去,一朵朵洁白的马蹄莲正亭亭玉立于杂草丛中,于是加快了脚步接近它们。

马蹄莲图片1

大理古城外的马蹄莲

这块地不知道曾经是花田或宅基地,也不知道已经荒废了多久?如今,它已是杂草丛生,满地的枯枝败叶,还有一堆堆被其掩盖的残砖碎瓦。黄色的小野花卖力地开着,却在一片土灰土黄的枝叶中显不出光彩。而马蹄莲那白色的小喇叭却轻松地成了主角,抢尽了风头。犹如荷花之“出污泥而不染”,在暗淡的色彩中凸显了它的洁白。它们明显比我上次来的时候开得多了,或许是清明后的雨水格外的滋养吧。一根根翠绿的花茎如雨后春笋般地抽了出来,头顶白色的小漏斗,中间吐着黄色的小舌头,沐浴着阳光,吸吮着甘露。正因为这块荒地无人管理,以至于这些花草可以肆意生长,而那马蹄莲更是张狂地占领了大部分的空间。看,满地都是它的子孙。有的刚展开几片叶子,有的才抽出花茎,羞涩地卷着花瓣,有的正畅快地绽放着,而萎蔫的花朵则不多。今天,面对这么一大片娇滴滴的花朵,就让我贪婪一回吧!

路基略高于花田,我跳了下去,踩在软绵绵的草甸上。地块中间的竹子下,花开得比较多。我绕过那些新生的小苗,以免伤到它们。昨日的雨水还躲藏在花叶间,有种“滴露梢”般的清新感。蹲下来轻轻剪下,还有清凉的汁液从中渗出。绕过干枯的草秆,脚下的枯枝被我踩得吱啪作响,弯腰再剪下一朵。低下头,向前躬下身,穿过横亘在上的竹枝,扒开杂草又剪了一朵、两朵、三朵······很快,我就采摘了一捧花,接近二十枝,足矣。俗话说“绿叶配鲜花,我也没忘了剪下几片。稍作整理,用保鲜袋套住切口,以免水分流失。好了,收工回家!

马蹄莲插画图片

从大理古城外采摘的马蹄莲

走进院子,将马蹄莲放在院中的石桌上,迅速准备好插花的器具,好让它们快快安居。花瓶是前前某房客留下来的,颜色和形状都适合插这些马蹄莲。楼下的小伙儿也被吸引出了房间,前来观赏。我送了两枝给他,分享这份好心情。

其实,在大理古城,鲜花随处可见,尤其在春天,更不算稀奇,可我却偏偏要把这马蹄莲采回家。并不仅仅因为我喜欢花,也因为它在那无人问津的荒地里,可惜了它的美丽,倒不如插在花瓶里,早晚欣赏。更是为了享受一份城市生活中难得的乡野情趣。另外,听房东说,这片荒地之所以荒着,是因为那里将会盖上一片房子,这马蹄莲也将被铲除,或许这是它们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春天。真不知这乐趣我还能享受几回?

城市在继续扩张,似乎没有停止的迹象。郊野的边界向不知名的远方退让,何时到尽头?如今还可以贪婪地剪下几捧花朵,冬去春来,花儿还会再开。斩草除根后,在那光秃秃的水泥地面上,什么都会变得冷冰冰的,毫无生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