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理古城桃花盛开的地方

当院子里的李子花在墙角的一根枝条上偷偷地绽放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大理古城的春意已浓,才想起了郊外的那片桃园。自从上次拍过薰衣草和玫瑰花田之后,我的心思都在日出和朝霞上。二月中旬以来,天空经常干净得连一丝云都没有,阳光毫无遮拦地照射着地面,室外亮得泛白光,人在阳光下像是被干烤的大饼。每当此刻,我是那么的怀念白云朵朵飘的日子。清晨,每每掀起窗帘,看到窗外淡蓝色的天空上啥也没有,失望,然后期待着下一个早晨可能会出现的奇迹。

近日,云虽然偶尔回来光顾一下,但是已经显得没那么重要了,因为地面上的春色令人陶醉,无暇顾及它们了。今天,我和邵勇准备前往崇圣三塔东面的郊野,看看桃花是否开了。如若没有,顺便拍拍日出。按照前几日在屋顶拍摄的经验,最近太阳都在七点五十二三分升起。桃花园位于大理古城北门外,距离我们的住处大约两公里多的路程,需要早起,徒步前往。我们六点四十五分就起床了,待洗漱完毕,天才蒙蒙亮,背着相机就出发了。

大理古城桃花图片1

大理古城崇圣三塔盛开的桃花

此时,太阳的余光虽然很弱,但已足够看清周围的一切,只是温度比较低,风也是冷飕飕的。不过,对于快步行走的我们,还能抵抗。路上的行人和车可以说是“稀少”,空气特别清新,深呼吸,不带一点儿异味,令人神清气爽(若是在大白天,一定混合着汽油、柴油的味道)。此时,在人造的声音非常微弱的黎明,便可静心聆听大自然的交响曲——风儿的管乐,溪流的打击乐、鸟儿的口哨······还可在不够宽敞的马路边晃来晃去,无需躲闪。白的、粉的樱花时不时跃入视线,令人赏心悦目。就这样一路听着、赏着,不知不觉便走出了古城,走过北门外街,来到了郊野。

大理古城桃花图片2

大理古城北日出时的桃花

小路的西面,张牙舞爪的玫瑰花枝不知何时被修剪整齐了,东面的苗圃里,樱花和贴梗海棠凌乱地绽放着。当我们接近崇圣三塔对面的观光大道时,一片嫩粉出现在视野里。难道桃花真的开了?一路小跑接近它,的确,桃花毫无保留地盛开了,娇嫩的粉红成了这片土地最抢眼的色彩。放眼望去,像一张花毯铺在了地上,诱惑着我——想冲进去,淹没在这花瓣中。看,就连开车路过的两个大男人也忍不住停下车来,一边欣赏着,一边用手机狂拍。再看,四周的绿色成了这花毯的陪衬,房子做了它的点缀,远处若隐若现的山峰是它的镶边。

太阳升起之前,光线比较弱,桃花还是水灵灵的粉,在晨风中瑟瑟发抖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。今晨,晴空无云,太阳从洱海东面的山顶上一跃而起时,像一个巨大的探照灯从东向西扫射过来,光线越来越强。最强烈的那束射在了山顶上,柔和的余光则洒在了田野里、花瓣上、树丛中······寒气一下被驱散了,身上暖和了许多。再看那粉嘟嘟的桃花,披上了淡淡的金色,好像也被烤得暖洋洋的。

大理古城桃花图片3

大理古城北早春三月桃花盛开

当然,除了肉眼观赏,我们也没忘了将这美景记录在相机里。好在,最近我抽空钻研了一下摄影技术,大有提升,还算对得起自己这份辛劳。想想,如果不是怕错过了花期,抱着碰运气的心理来此赏花,今年恐怕就与这片桃花无缘了。此时,它们开得正盛,是最佳的观赏期。可见,追求美好的事物,如果做不到先知先觉,起码也要后知后觉,千万不可无知无觉,甚至无动于衷啊。

花田里的工人们扛着农具出来干活了,我们也满意而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