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季在大理古城看花

在北方已经结冰的冬日,坐落于苍山、洱海间的大理古城依然是“春暖花开”。明媚的阳光透过清新的空气,将灰瓦白墙间的花草树木照得格外鲜艳。绿的、红的、黄的、粉的、紫的······花木,或趴在屋檐,或缀在墙外、缠在架上、立在盆里、簇拥在花坛中。就连一些多彩的树叶也在晨光中展现出花的容貌。说不上是花木点缀了楼阁,还是楼阁映衬了花木,它们的组合使灰白显得不那么单调,五颜六色不那么晃眼。闲暇时,在这样的古城里散散步,晒晒太阳,觉得挺舒心

12月的苍山上,除了山腰上的绿,就是山顶的灰白,看不到花的影子。也许不到季节,也许是离得太远,看不到淹没在树丛中的它们。但这都不是问题,因为,在古城的街道两边、客栈的门口,在城墙边、宅院前、公园里,处处可赏花看景。来,这就随着我的指引,一起在大理古城看花——

炮仗花和三角梅

这两种植物在古城的很多宅院都能看到。炮仗花,也叫鞭炮花、黄鳝藤,它们靠着柔韧的枝条从墙内翻到墙外,一串串橘黄色的花朵从墙头缀到墙脚,像极了垂挂着的鞭炮,而那些散落在地面上的花瓣,则像被炸开的鞭炮屑,真是花如其名。如果是红色的,就更像了。三角梅,也叫叶子花、九重葛等。这里种的大多是开玫红色花的品种。在古城的一些小巷里,你只需轻轻仰一仰头,就能看到探出院墙的三角梅。

古城看花图片

冬樱花

进入12月以后,冬樱花就陆续开放了。在博爱路、复兴路、叶榆路的两边,原本光秃秃的树枝上,仿佛被施展了什么魔法,就在一夜间,一簇簇的粉红色花团缀满了枝枝杈杈。午后,坐在复兴路步行街樱花树对面的长条椅上烤太阳,时不时瞥它几眼,赏心悦目。三月街集市也有很多冬樱花树。到了赶集的那天,静静开放的樱花下,忙碌的人群来来往往,一静一动,相映成趣。记得第一次看见冬樱花,我还大叫着:“梅花!梅花!”。因为在青岛时,只有春天才可以看到樱花,而现在还是冬天,应该是梅花开放的季节。后来经询问,才认识了它。

木兰

内一塔路边有一排小乔木,如果不是木兰花开,我还不知道它的存在。最初,它们躲在有点枯黄的叶丛中,不那么显眼,这两天我再去看时,叶子掉了,白的、粉白的木兰花在树梢上或含苞,或绽放,亭亭玉立、婀娜多姿。

山茶花

玉洱公园里种植了很多品种的山茶花,狮子头、早桃红等,现在开得还不多,大部分据说要到春节才会开。山茶是这里的人们很喜欢种植的花卉,等到盛花期,一定会令你眼花缭乱。

云南大理古城山茶花

金边黄杨

其实,它并不是花,而是一种乔木,我之所以在这里提到它,是因为在那么一个晴朗的早晨,我从内一塔路走向古城南门时,阳光正好从城楼东北角斜射过来,晃了一下我的眼,抬头一看,哇!一树的繁花,淡黄中泛着点儿绿,真漂亮!那是什么花?待我走近一看,原来它们不是花,是镶着淡黄边的树叶,在阳光照射下欺骗了我的眼睛,也让我认识和记住了它们——金边黄杨。

在古城远不止以上这几种花草树木。带着一颗安静的心,亲自穿街走巷,去看一看玉洱路的银杏叶黄,复兴路的溪边垂柳,客栈门前、窗下的菊花、小叶杜鹃、旱莲,街边花坛里的报春、秋海棠、月季、蔷薇、迎春花······闻一闻玉洱公园的腊梅、博爱路的薰衣草、西城墙外的桂花······除了花,别忽略了那些充满生机的黄葛榕、松柏、翠竹、常春藤、鸳鸯藤(金银花)和想讨好你眼睛的变叶红桑、鸡爪槭、金叶女贞,它们能让每天盯着电脑的双眼缓解疲劳。只要愿意,还可以发现很多——我不知道名字,但你认识的花花草草。这里的冬天似乎来过,有落叶为凭,但春天从未离去,有鲜花作证。